澳门太阳神网站-澳门太阳神娱乐网

大雪哥的西安生意(地摊月入逾五万)

qinzhiqiang 06-30 18:16 23次浏览

大雪哥的西安生意(地摊月入逾五万)

乡村青年大雪哥,来自湖南邵阳,没读过多少书。在深圳漂荡十年后,携妻带子来到西安,投奔做皮具生意的叔叔,希望成为卖皮具的小老板。

然而,知易实则行难,不到一年,就将本钱赔了个精光。无奈之下,他走向街头摆起地摊,成为推车卖煎饼烤面筋的小摊贩。

历经街角生活的艰辛,与城管的斗智斗勇,深夜的疲倦与劳累……

数年之后,凭借独到的手艺和风味,回头客日渐增多,每月毛收入逾五万元,他将地摊生意做得周道如砥。

甚至说,大雪哥夫妻俩每月刨除成本后的净收入,也超过了写字楼的很多白领。

当下,允许人们通过“地摊经济”获取收入,既是渡过疫情危机难关的需要,也是城市温情和烟火气的体现。

1、一入档口深似海

新世纪初,大雪哥初中毕业,就南下深圳,进了电子厂,做起了流水工。

这个湖南邵阳乡下的年轻人,与深圳唯一的联系,就是父母在特区开了一家小商店。

特区的十年生涯,宛若过客一般,最后还是来到了西安。

夜雨之后的龙首原,夏夜微凉,行人日渐稀少。

收完摊的大雪哥,沉默些许后,掏出一支芙蓉王,入嘴、点燃、深吸,吐出一口烟圈。

视线所及的方寸之地,路灯清幽的光散落在地面上,他的背后是龙首原的高楼,还有漆黑如泼墨般的夜空。

大雪哥的思绪回到了从前,想起了他与她的过往。

那年他十八岁,正值青春,贪玩好耍。一次工厂放假,与她相识于厂区外的旱冰场。此后,他俩常去网吧冲浪,聊着QQ,翻着网页……

初恋情深,终成姻缘。

话语之间,徐徐吐出一口烟后,他说“深圳十年,碌碌无为,亏欠最多的就是家里人”。

已过而立之年的大雪哥,与人说话,言必及老婆,在他看来有老婆就有了家。

对家的认知,也是随着生活的磨砺逐渐增长,养家糊口的压力日渐增多。没有学历,又缺乏一技之长,在大城市立足的艰辛可想而知。

后来,他又北上浙江,在一家电缆线厂里做工半年。

一次偶然的游玩,让他留在了西安。之后,跟着在西安做批发生意的叔叔入了行,做起了皮具生意。

北关的华润万家,是他皮具生意起步的地方。盘下一个档口后,他成了卖皮具的小老板。

然而,万事知易实则行难,卖皮具不到一年,由于货品积压多,现金流紧张,最终关门大吉……

小老板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,沉湎于困苦之中的大雪哥,又一次感悟到了生活的艰辛。

大雪哥的西安江湖,地摊月入逾五万

一筹莫展之际,他的妻弟告知,还不如去夜市摆摊,至少投入不多,基本的养家糊口没有问题,人流量大、生意好的情况下,还能赚到不少。

于是,夫妻二人合计之后,做起了煎饼卷面筋的地摊生意。

自此,西安少了一个皮具老板,多了一个推车的地摊主。

此后,等待大雪哥的除了烟熏火燎,还有城管的“生杀予夺”……

2、整个家族都靠地摊

起初,他将摊位摆在人流量较大的街道上,生意虽好,却总是提心吊胆。一边翻转着手中的面筋,一边留心城管的出现。

占道经营,有损市容市貌,经常是城管队员打击的对象。轻则被呵斥训走,重则小推车被没收,缴纳数额不少的罚款。

大雪哥的推车也被城管没收过,他在城管队的办公室里,心里感概着生活的艰辛,面上堆满笑容,低声下气受着城管队员的教育,手里还攥着要缴纳的罚款……

赎回推车之后,地摊还得要继续摆,一家人的生存都得靠这。

不过,大雪哥学乖了,再不去大的街道了。他将摊位挪到了小巷子里,客流量虽然不比从前,生意也并未冷清多少。

靠着头两年积累下来的口碑,他的地摊生意越来越好,乃至忙碌地消停不下来,连想要个二胎都没有时间。

如今,家中独子年满十三,夫妻俩忙于生计,无暇顾及,小孩只能由爷爷奶奶照管。大雪哥也有头痛的事情,比如孩子即将升入初中,在西安面临着借读的事情。

为了照看孙子读书,大雪哥的父母也离开了深圳,租房住在胡家庙。

平日里,两位老人推着车卖湖南臭豆腐,以此补贴家用;他的岳父母和姑父,也在做着煎饼卷面筋的地摊生意;他的妻弟,若不是需要照顾生二胎的妻子,临时回了老家,同样在伺候地摊。

可以说,大雪哥整个家族的生存,都离不开这小小的地摊。

大雪哥的西安江湖,地摊月入逾五万

所谓地摊,不过方寸之地,却是烟火人情,最暖人心。

凭借独家酱料、清真风味和干净卫生,以及周到热情的服务,大雪哥的煎饼卷面筋在龙首村夜市上颇有名气,生意的火爆也惹得周围同行羡慕不已。

下午5点,出摊之后,觅食的人络绎不绝。站在烤炉前的他,双手翻飞,食材交错。成串的面筋、豆腐、火腿、鱼丸,在高温之下,冒着热气,表皮逐渐焦黄,香气四散,让人垂涎不已。

大雪哥的妻子,熟练地抽张煎饼,平摊在左手,将烤好的食材放置其中,再刷上各种不同的酱料,最后卷成圆桶状,包裹上一张黄纸,煎饼卷面筋就完成了。

这些动作不断重复,一直到晚上11点,所有食材售罄之后,夫妻俩才能够休息。

生意虽好,每天早起准备食材,连续要站6个小时,个中艰辛,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。

其实,所有人都赞颂城市烟火的时候,往往也忽略了烟熏火燎,冬寒暑热,烟火气的背后也意味着栉风沐雨,饮食无常。

3、每月毛收入五万

一串烤面筋,只卖两块五,多年未变。

大雪哥刚来西安的时候,一碗凉皮一块五,而现在的价格都在九块钱左右。

物价不断上涨,他的煎饼卷面筋一直没有涨过价。一方面是食材和原料,都是自己制作,成本可以控制。另外,大雪哥考虑的是回头客是主流,也要照顾消费者的情绪。

其实,客人回头与否,决定生意的好坏,全看摊主价值取向:是只顾眼前,还是图谋长远?

有眼光的大雪哥,将地摊生意做得周道如砥。

按照平均出摊25天来算,每天的流水逾2000元,每月毛收入可达五万。刨除物料食材、雇工成本,以及500元卫生费等支出,夫妻两人的净收入还是很可观的。

大雪哥的西安江湖,地摊月入逾五万

当下的西安,这个收入,甚至比很多写字楼的白领还要高。但是,夫妻俩依然声称无力在西安购房、落户。

女主人解释称,首先,食材的物价在逐年上涨,比如用作酱料的花生就从3块涨到了8块,面筋、牛肉丸和香肠的成本也逐年增高,但是考虑到老顾客的情绪,一直没有涨过价。

其次,在龙首原某老旧小区租住了两室一厅,每月房租水电加物业费,合计支出1300至1400元不等,这还不包括家庭的其它支出。

再次,由于没有落户的缘故,孩子读书上学花钱的地方也很多。

对大雪哥而言,在西安买房落户的话,压力会非常大。不仅是首付款的问题,还有后续每月的贷款偿还,资金的周转完全没有空间了。

“老人在湖南邵阳乡下建新房,也出了不少的钱。”大雪哥说。

事实上,按照西安的楼市政策,大雪哥这样的外埠农业户口,也很难在城市置业。

即便每月收入数万,这座城市对他们而言,只是谋生之道,终究都是过客。

“保就业、保民生”的背景下,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措施,提出在不影响人行通道、确保安全的情况下,允许流动商贩在一定时间和区域占道经营。

至少,与城管之间的矛盾,一定程度上算是和解了。

部分摊贩将摊位迁到了人流量较大的街道上,大雪哥说并非没有动过迁摊位的念头。但是,考虑到老顾客扑空的问题,最后还是算了。

谈及以后的打算,他说争取能有遮风避雨的门面房,继续做他的小生意,其余诸事,不做多想。

言语之间,乡音依旧浓厚,终究他是要回归故土的。

  • 暂无推荐